藍霽

沉迷我英無法自拔

【MAH】真正的高牆

歡樂文!
CP:勝出、轟出、茶出(出茶?)

____
運動會的休息時間舉辦了借物賽跑。

明明其他活動辦的驚天動地,這樣一個普通的比賽卻意外的在運動會結束後獲得了好評。

由每班派出一名代表參賽,由於是娛樂性質並沒有特別嚴肅的開場,只是將人集中起來後非常普通的鳴槍開始。
普通的讓人完全無法起疑心的比賽讓代表們都鬆了一口氣。

不過很快的,被派出來的代表們就明白,普通這個詞永遠也不會被用在雄英高中身上。

「個性是能在天空中自由移動的英雄!?!?這種人要哪裡找啊啊啊!!」

「午夜老師的皮鞭!?!?這有可能嗎?」

諾大的操場上傳來哀號聲,學生們看著自己手上的題目卡不知所措的說著。

「這裡可是雄英啊,怎麼可能讓你們借普通的東西。」相澤老師冷淡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來:「給我表現出雄英學生該有的樣子。」

一旁的麥克誇張的在轉播室轉了一圈,然後一把扯過麥克風:「Boys and Girls,為了娛樂在場的觀眾們努力的跑起來吧!!!」

代表1-A出賽的是綠谷出久,他將裝有題目卡的信封拆開,裡面的白色小卡上寫著一行字—擁有像狗的個性的英雄。

如果雄英會出這樣的題目,那應該是現場能找到的英雄才對!

意外冷靜的出久開始仔細觀察看臺上的觀眾們,在巡視一輪過後,他的視線停在了第四出口旁的一處。

「貴賓狗小姐!能夠麻煩你下來一下嗎?」出久大聲的喊著,如果能控制個性就能直接跳上去找人,但現在用個性的話等等的個人賽就不用參加了。

突然聽到自己的英雄名,座位上披著白色毛皮的嬌小身影顯得有點驚訝「欸?在說我嗎?」

他之前在電視上看過這個英雄,小小隻的但是支援能力非常強,據說有時候還會參加馬戲團的表演。
憑藉著對英雄們的了解,出久很順利的找到了第二個題目要求的英雄。

相較已經被午夜的睡眠香迷昏的可憐蟲和其他還在不知所措的人們,出久完成題目的速度出奇的快,也因此他成為了最接近終點的人。

由於前兩個題目都完成的非常順利,出久拆開信封時並沒有遲疑,但信封內卻出現了讓他意想不到的題目—

最喜歡的人。

欸欸欸欸這個這個這樣子可的題目可以嗎?出久下意識的抱住了自己的頭,滿臉通紅。

轉播的電視牆清楚的播放著他手中的題目,會場響起了一陣叫好的聲音。

「真是出人意料的題目呢!!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籤王嗎?」隨著觀眾們高漲的情緒,麥克轉播的聲音也跟著興奮起來。
「我可不記得有這個題目。」看著在底下惡作劇般的題目,相澤繃帶下的眉頭皺的死緊。

『最喜歡的人!!!?』

『會是誰呢?』

『不管怎麼想都只會是我吧!』

麗日、爆豪、轟在一瞬間之內對上了視線,眼神裡像是燃起了火焰一般,三個人都進入了備戰狀態。

大腦當機的出久平復了下心情,然後轉身往爆豪的方向跑去。

他最喜歡的人果然還是......

出久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逆著光的身影彷彿真的張開了翅膀一樣。

爆豪向其他兩人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果然在廢久的心裡最重要的還是我,其他的渣渣們都給我滾吧。爆豪在心裡狂妄的笑著,甚至張開雙手迎接即將撲向他的綠(天)谷(使)。

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是這傢伙吧!!!!
其他兩人不約而同在心底怒吼著。
在旁邊的麗日瞪大了雙眼露出了震驚的表情,轟瞬間失落下來的眼神裡充滿了心痛與落寞。

可惜爆豪並沒有等到天使的擁抱,綠谷直接從他身旁穿了過去。

「喔喔綠谷少年,發生什麼事了嗎?」歐魯麥特低頭看向跑過來的綠谷,帶著一如往常的爽朗笑容問著。
「果然最喜歡的人還是歐魯麥特!」
面對自己一直以來崇拜的偶像,綠谷開心笑著。

此時三人終於了解,無論是在日本英雄排行榜,亦或是綠谷心裡的排行榜;屹立不可動搖的第一高牆—歐魯麥特,究竟有多強。

____
*貴賓狗在36話的第四頁,她在堀越的上一個作品也有出現喔!
梗出處→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49370755  (第三張)
感謝药药药提供😀

【MAH】全員動物化!(1)

※全員動物化! OOC注意!
※出久是兔子,小勝是狼
※這篇是勝出,時間設定在遇到歐魯麥特之前

___
副標:所謂的竹馬

「我說啊,你這發育不全的兔子到底有什麼資格和我站在同一個賽場上?」爆豪的笑容中充滿著毫不掩飾的鄙視與惡意,甚至抬起前腿將綠谷推倒,小小的身軀不受控的翻滾了一圈。

即使被如此對待,綠谷仍舊沒有反抗。應該說,他沒有辦法反抗。

幼年期時還不明顯的體型差距到現在已經是天差地別。爆豪的體型開始展露身為狼應有的矯健,抽長的四肢和漸漸鋒利的犬齒都彰顯著他與旁人的不同;相較之下綠谷的僅僅只是大了些的身體根本無法與之抗衡。

好不容易穩住身體的綠谷緊咬著牙齒,低著頭一聲不吭。

似乎是覺得夠了,爆豪轉身緩慢的離去。

「如果真的那麼想成為森林的領導者的話有個很有效率的方式喔」

「相信自己下輩子不會生在一個充滿缺陷的身體然後到懸崖上一跳—」

聽到如此過分的話,綠谷憤怒的抬起頭,原本垂下的耳朵高高的立了起來。

察覺到綠谷動作的爆豪笑了一下,完整的露出了犬齒「怎麼了?」

赤裸裸的威脅瞬間消去了綠谷原本提起的勇氣,他只能低著頭安靜的等待爆豪離去。

爆豪離開後,綠谷的身體彷彿放鬆了一般攤倒在地。

說不害怕是假的。

沒有人比綠谷更了解爆豪的能力,畢竟是從幼年期就認識的竹馬。

但比起爆豪隨著長大變得更加惡劣的個性,綠谷更討厭什麼都做不到的自己。

半晌,綠谷爬了起來朝向森林的某處狂奔,直到一處充滿花的懸崖才停了下來。

綠谷看著懸崖下的景色,然後開始用前肢挖地上的土,挖出一個符合自己身形的淺坑後,綠谷自然的窩了進去。

每次心情低落時綠谷都會來這裡,因為這裡是他棲息的森林至高點,在這裡或許可以看到歐魯麥特在森林的某個地方出沒。

在自己挖出來的坑裡窩成一團,綠谷從遠處看來就像顆毛球。

「小勝太笨了,如果我跳下去他可就是教唆自殺了,說不定還會被懷疑是他殺了我!」一想到剛剛爆豪說的話,綠谷忍不住生氣的自言自語了起來:「說話前多考慮一下啊!」

並沒有把爆豪的話當真的綠谷,憂鬱的想著更早之前老師對自己說的話。

「與自己相稱的...未來嗎?」隱隱約約知道小勝為什麼生氣,但總是覺得不甘心。

一直以來的夢想不斷被人否定,即使是堅強如綠谷也會有力不從心的時候。

一邊觀察森林一邊想著自己的未來,帶著這樣複雜的心情,綠谷甚至連太陽快下山了都沒發現。

「糟糕,現在回去會不會太晚了.....」綠谷急忙的將洞填平,然後轉身朝向家的方向離去「不能讓媽媽擔心啊。」綠谷的聲音從森林裡傳來。

或許是因為太緊張,又或許是因為天色漸暗,綠谷並沒有發現一旁的樹叢裡米黃色的身影。

確定綠谷離開後,爆豪從樹叢裡鑽了出來。

望著那個在忙亂之下被隨意填平的坑,爆豪的表情裡看不出情緒。

直到天色完全暗了,爆豪才離開那裡。

__
本來想多碼些的,但力不從心啊(吐血
我愛綠谷小天使💕

【MAH】全員動物化!

※全員動物化!OOC注意!
※出久中心向
※這篇就是個開頭

___
動物的社會是不平等的。

這是綠谷出久,剛出生沒多久就被迫認清的社會現實。

身為一隻兔子,別說想角逐森林領導者的地位了,許多時候他們更期望自己別被隔壁森林的猛獸吃掉。

但出久總是充滿希望,因為歐魯麥特也是兔子不是嗎?他一定也能成為森林的領導者的!

「這孩子的後肢有點奇怪,他似乎多了塊骨頭。」

…...

「簡單來說,他能跳,但跳不高;能跑,也跑不快。」

……

出久聽不到後面的話,他完全沉浸在自己跳不高跑不快的衝擊裡。

身為兔子,跑不快,而且跳不高!?!?!?!?

___
就是這樣的故事,傻白甜求不考究QQ
大概會以短篇合集的形式出現,長文苦手

等等順便更第一話

紀錄個
途中→完成
一樣是Emily Mary Hogarth女神的稿

要送人了來記錄一下
黑色原稿來自:Emily Mary Hogarth
一個我超喜歡的英國大大😚

盛夏

※原創BL短篇
※感覺不適的時候馬上按上一頁有助延緩不適症狀。

抽了口事後煙,你看著白煙散去。

身邊躺著的女人默默的滑著自己的手機,螢幕照著的臉沒什麼表情。

兩人之間一點情侶的溫情都沒有,這很正常,因為你們今天還是第一次見面。

沒讓沉默持續多久,你起身穿上衣服,離開的時候一句話都沒說。

深夜3點多,突然很想看海。

於是你騎著車,往跟公寓完全相反的方向衝去。

身旁匆忙閃過的景色拉長成模糊的線,你想起了某個幾年前還很要好的一個傢伙。

----

怎麼認識的根本忘了,反正就是變成了哥們。

「凱,等等去打咖啊。」體育課結束後一群人嬉鬧的聲音傳來,其中一個興奮的趴上了另一個的背。

被趴上的凱跳了起來,激動的把人推開「靠你沒換衣服喔,超髒的不要貼上來。」

高中生沒啥壓力,反正有空就玩,快段考了再來哀就好。

「沒公車了欸,你要怎麼回家?」你們兩個是最後走出網咖的,其他人早就回家了。

玩到根本沒在注意時間的凱皺著眉頭,不發一語。

你們走在沒人的路上,夏天的蚊子多的嚇人。

大概知道對方在等什麼,紀昱帆扯出一個平常拿來把妹的笑容。

「要不要來我家過夜?」

「就是在等你這句話啦!」凱笑了,那笑容跟平常一樣陽光,但這次只有你看得見。

你們個性不同、 興趣不同、把的妹路線也不同,或許在某個平行時空你們不會成為朋友。

----

高二那年畢業旅行老套的在墾丁,夏天陽光烈的嚇人,學校在沙灘上給的時間特別多,八成是因為經費不足。

「等下有沙灘排球賽欸,拿第一了啊不然呢?」

「那我們熱音主唱昱帆男神要不要下海陪打啊?」

「我太強怕對面看到直接棄權,小比賽你們上就好。」嘴炮一定要的,尤其是這種場合。

最後紀昱帆當然沒上場,想搭訕某班班花但礙於現在離開太白目而且太明顯,所以只好站在場邊看著。

凱跳起來的動作跟以前在排球場上一樣,只是那個時候他穿著校服,這次他只穿了條泳褲。

這是最後一分,旁觀的女生叫的像是瘋了一樣。

「欸我剛超強,一整個完美扣殺有沒有。」凱笑的很陽光,亮的像是背後有尊媽祖。

活了十七年,交了不下二十個女友,你第一次知道自己也能對男人提起慾望。

之後你們畢業了,他考前還報了全修班,一點用都沒有。

有用功還考上同一間學校,凱心裡當然有點幹,但也沒說什麼。

----

你們大學的生活多彩多姿,不論是在早上還是夜晚。

你從未交上一個固定的女友,那人笑著調侃你數十遍,但你從未告訴他真正的原因。

不知為何他總是很喜歡晚上到海邊,就算看得到海平面也只是一片漆黑。

「欸最近約你去夜店幹嘛都不來。」紀昱帆拿著罐啤酒,裡面剩下不到一半。

凱坐在他旁邊,聽了他說的話沒有回答,只是一口乾了他今天的第三罐金啤。

紀昱帆盯著他,沒繼續追問。

「如果有天,你喜歡上男的你要怎麼辦?」

凱的聲音很低,不仔細聽根本聽不到。

紀昱帆一口酒哽在喉嚨裡,心跳快的像是要死了一樣。

「喜歡就喜歡,又不是高中生,管他男的女的」帶著點痞氣的回答,紀昱帆不確定自己的聲音裡有沒有顫抖。

凱笑了,這次沒以前那麼陽光,反而像是情竇初開的女高中生。

然後你後知後覺的發現他說的不是你。

----

你當然知道那女人想幹嘛,也知道那杯酒加了什麼。

你沒有阻止,也不想阻止。

在那女人要帶走意識不清的凱時,你把他拉出了夜店。

如果在幾天前你會把他丟在汽車旅館裡,然後甩門走人,隔天早上再打電話嘲笑他。

但你這次不想這麼做,你把原因推給了酒精。

----

盛夏沒帶給你什麼,你和他之間也沒剩下什麼。

----

看著黑夜中模糊的海平線,忘了自己為什麼來騎來這裡。

明明什麼都看不見。

或許在某個平行時空,你們不會是這樣的結局。

可惜這世界從來沒有或許。

【福華】10個短篇

※主福華,都是甜的大家安心食用>w0

※題目是自己亂定的,可能出自某些短篇題目。

※篇幅長短不一

_
No.1 不用愛或喜歡所說的告白

「John,我想我們之間的關係早已超越了普通人所認定的友情,雖然你我之間似乎還沒有人願意捅破這層壁紙但我覺得我們也不必經過那些愚蠢的程序來確定我們的關係。鑒於這點,我想......」

「去你的,Sherlock,你這是在對我告白嗎?」

No.2 暗示性

「一杯咖啡,兩顆糖。」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就不能移動你尊貴的屁股自己去拿嗎?」

「沒有證據可以證明上帝的存在,所以,不。」

「那看在我的腰根本直不起來的份上,Sherlock.Holmes,給我自己滾去廚房。」

No.3 使用道具

「John,這不公平,我戴上了你給我的禮物但你卻沒有。」
「去你的,你給我的禮物是一條貞操帶!」

No.4 燭光晚餐

「你真的不必這樣,我已經原諒你了。」

「我願意,畢竟我...欺騙了你。」

「等等,那是酒精燈嗎?」

No.5 OOC(角色性格偏差)

「My dear Johnny boy~今晚你想玩什麼遊戲呢?」

「天啊Sherlock,你到底用了多少古柯鹼?」

No.6 茶、咖啡,或我

顯而易見的,Sherlock比起茶更喜歡加了兩顆糖的咖啡。

但John嘴裡的茶味除外。

No.7 Mrs.Hudson

Mr.Hudson最近有些睡眠不足。

或許她該上樓提醒下那兩個年輕人別縱慾過度了。

No.8 犯人

Tom大概是最近最悲慘的犯人了,Lestrade想。

謀殺仇人不到兩天就被偵破,被逮捕時還因為對Sherlock出拳而被好醫生打斷了手。

糟糕的是當Sherlock演繹犯案過程時John剛好沒聽到,然後Sherlock為了博得情人的注意順便演繹了他的生平。

No.9 作為探長的視角

如果Tom是最悲慘的犯人,那麼他就是最悲慘的警長。

除了忍受Sherlock、安撫被Sherlock搞的快犯案的同僚、壓制被Sherlock搞的快二度犯案的犯人,現在他竟然要被Sherlock秀恩愛!

是那個鄙視人類感情、自稱高功能反社會的Sherlock啊!

今天的探長依然非常鬱悶。

No.10 John的視角

和Sherlock談戀愛絕對是他人生做過最瘋狂的事,比入侵阿富汗瘋狂多了。

(況且他自己都不確定阿富汗和有Sherlock的倫敦哪一邊比較危險)

而且他更不明白身邊所有人一副早該如此的模樣是怎麼回事。

不過至少有一點是他能確定的,那就是他可能這輩子都無法離開可惡的Sherlock了。

※End

※番外加映 (OOC預警)

No.10+1 作為哥哥的視角

比起Dr.Watson直到現在還無法相信自己正在和Sherlock談戀愛,受到衝擊最大的應該是自己才對。

雖然在少數幾次拜訪221B中,Sherlock每次都會用某種護食的態度擋在自己和醫生的中間,那種眼神和守護自己寶物的龍沒什麼兩樣。

(當然Sherlock自己並沒有發現。)

但要自己相信反社會二十七年的Sherlock和活人談戀愛還是有些難度的。

不過導彈案時Sherlock為了表達自己並不怎麼在乎醫生而刻意支開他的樣子,作為哥哥的自己都為Sherlock的情商感到難過。

所以這樣的Sherlock能順利的和號稱女友遍及三大洲的John在一起,而且目前關係穩定簡直能稱的上奇蹟。

總之為了避免兩人關係發生什麼變化導致Sherlock對英國造成危險,還是把監視等級再調高吧 。

No.10+1+1 無法離開?

不過至少有一點是他能確定的,那就是他可能這輩子都無法離開可惡的Sherlock了。

為了自己以及整個英國的安危著想。

-番外End


麥哥的視角超難寫啊又好想寫,結果就是有點OOC的麥哥了對不起啊啊啊。゚ヽ(゚´Д`)ノ゚。 對話只有前五篇就讓醫生爆了兩次粗口,但是我覺得爆粗口的小自由特帶感怎麼辦QuQ

Van & Ivan:設定集(推薦先看這篇)

※原創腐向小說
※這篇是設定
※不定期更新
※標籤目前總共3篇

No.1 Ivan
性別男。
職業設計師,三餐不定,休假時間不定,睡眠時間不定的悲慘職業。
沒什麼浪漫細胞,但總是努力的想討好Van。

No.2 Van
性別男。
職業業餘翻譯,目前仍在學。
為了讀大學到外地居住,因緣際會下遇見了Ivan。
目前大學畢業,和家中討論後選擇繼續升學。
雖然比Ivan年輕了些,但是意外的比較成熟。

*身高上Ivan>Van,大約差了十公分。
但具體多少不要問我,反正比作者高就是OHO

_
更新了幾篇後決定放一些設定,讓大家好閱讀。
說到底就是功力不夠啊(艸
之後出新角色會更新。

失眠

寂靜黑夜裡凝滯的空氣像是毒蛇纏上了他的脖子。

窒息感讓他再次的醒了過來,這是今晚的第四次。

手機上的時間顯示著,距離上一次醒來僅僅過了四十二分鐘。

從床上坐起身,黑夜裡細微吵雜的聲音不斷的傳入他的耳朵,冰涼的空氣順著他的背脊爬上了腦後;不知不覺間,他已經全身冒出了冷汗。

失去安全感的失重感。他這麼想著。

他的夢總是一片黑暗,四肢漂浮在什麼也沒有的世界裡,然後窒息感就會慢慢的勒緊他,直到他醒來。

窗外的路燈依舊亮著,他聽著那若有似無的電路接通的,類似干擾器的嗡嗡聲。

他盯著床上的一個點,逼自己別去看放在床邊的那把勃朗寧

死了總比活著還輕鬆。他突然回想起大學在酒吧一個事業失敗的落魄男人半醉對他說的話。

奇怪的是,他忘了那男人最後怎麼了。

放棄回想之後,他沒有選擇的躺回了床上。

繼續那個沒有起始、也不會有盡頭的夢。

※End

*努力製造壓迫感的一篇,但作用性....?

Van & Ivan:有關減肥這件小事

※腐向原創短篇小說
※有一定的連貫性但也可以分開看
※這是第二篇。

Ivan正很認真的思考節食減肥這件事。

這件事發生在某個週六不用上班的幸福早晨,他和Van約好了要一起吃早點。 隨手拿起某件放在衣櫃裡的白襯衫,Ivan直到扣扣子時才發現不對勁。 第三顆扣子無論如何都扣不起來,第二顆當然也沒好到哪去,緊繃的襯衫像是隨時都會爆開。

不會是變胖了吧。
這是Ivan的腦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

接著他開始回想這幾周的生活:熬夜、三餐不正常、宵夜次數增加…… 難得的大客戶讓Ivan這幾週都將時間投入在工作上,長期熬夜的他顯然沒發現襯衫的下擺似乎也比原本短了一節。
正當Ivan陷入一種類似自我反省的情緒時。Van穿著睡衣開了門。

「Ivan你有看到我的襯………」

※End

兩句話番外
「其實你穿這樣還蠻性感的嘛。」
「不過扣子還是別勉強了。」